首页 论坛 星际特工:千星之城 采访吕克贝松和《星际特工:千星之城》主演

该话题包含 0 回复,有 1 参与,并且由 蛋花汤的头像 蛋花汤3 周, 3 天 前 最后一次更新。

正在浏览 1 个帖子-第 (共 1 个)
  • 作者
    帖子
  • #4370 评分: 0

    票房点评:孙暘

    Screen Shot 2017-07-28 at 6.22.08 PM
    吕克贝松导演筹划了近10年的科幻力作《星际特工:千星之城》在7月21日问世北美市场。周四晚上点映获得170万,周五650万,首周末总共只拿下了1700万美元,仅仅排列周末排行榜第五名。即便大手笔1.77亿美元的超高成本,以及精彩的特效,超A级的演员阵容和吕克贝松自己也无力挽救这部电影的票房惨败。

    085358.35130874_1000X1000

    惨败的第一个原因就STX Entertainment的北美的发行力度不够强。《星际特工》此次有发行2D和3D,却没有IMAX 3D的发行。同期华纳兄弟发行的电影《敦刻尔克》却有2D, 70mm和IMAX发行。《星际特工》虽然有在3553家院线发行,但是荧幕数量明显少于《敦刻尔克》。我非常想去电影院看IMAX版本的,但电影院IMAX的屏幕上都在播放着诺兰的《敦刻尔克》,着实让人惋惜。

    第二个原因也是发行档期的问题,正好撞上了诺兰的《敦刻尔克》。要和华纳兄弟暑期强力发行的电影竞争等于是输在起跑点上了。美国观众非常注重评分,《星际特工》在评分上也输给了《敦刻尔克》。(《星际特工》在RottenTomatoes上只有54%,相较《敦刻尔克》却在RottenTomatoes上获得了92%的高评。)看来美国人看腻了特效科幻大片转而看人文情感片子去了。

    103450.79960035_1000X1000

    第三个原因,也是致命的一个问题,就是故事剧情太拖拉。该片由全球顶级特效团队:WETA维塔数码(《阿凡达》、《指环王》)、ILM工业光魔(《星球大战》)和Rodeo FX工作室(《权利的游戏》),为影片保驾护航。但是再精美的特效如果没有紧凑的剧情,也会让观众在观影过程中感觉不够爽快。

    《星际特工:千星之城》北美首周末的票房大失所望,实在很可惜。当然,下周在法国开幕的时候应该表现很好,毕竟《星际特工:千星之城》是改编自法国经典同名科幻漫画。我们只能期待它在欧洲市场的表现,以及在中国的市场因着吴亦凡的出演和吕克贝松自身的名望而打个翻身仗。不能全球同步上映是否也是发行不得力呢?中国7月是暑期国产档期保护月,然而美国市场先发行却遭遇如此凄惨的票房结果势必还是会对全球票房市场产生影响。最终全球票房能否让1.77亿回本,目前看来成为了一个未知数。

    153211.20729426_1000X1000 

     

    Valerian Interview: Luc Besson, Cara Delevingne and Dane DeHaan
    采访《星际特工:千星之城》:吕克·贝松,卡拉·迪瓦伊和戴恩·德哈恩

    撰稿:Fred Topel

     portada1-960x650

    吕克·贝松是一位真正在的国际电影人。他植根于巴黎,其电影则在全世界范围内上映。他的新作《星际特工:千星之城》也搭上了全球的中国投资热潮,投资方包括基美影业和橘色工作室。

    《星际特工》改编自法国漫画,由戴恩·德哈恩饰演韦勒瑞恩少校,卡拉·迪瓦伊饰演洛瑞琳中士。在一次执行中间次元市场例行任务期间,他们偶然发现了一个利用被流放外星种族的大阴谋。贝松、迪瓦伊和德哈恩在洛杉矶接受了记者的采访。《星际特工》于上周五全美院线上映。

    153142.66127270_1000X1000 

    问:来自中国投资者的资金有多少?
    吕克·贝松:我不确定。他们对电影很有信心,因此投入了很多资金,但我不记得具体数字了。当我制作一部电影的时候,通常不会去考虑钱的问题,因为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问:《星际特工》会在中国上映么?
    吕克·贝松:是的,你开玩笑吗?我的电影一向都会在中国上映。

     Valerian-city-1024x579

    问:现在是推出《星际特工》的最好时机么?因为视效和选择的演员的关系?
    吕克·贝松:当你开始做像这样的一件事情的时候,你知道这是非常严肃的。对《星际特工》这样的片子你不可能只是说说“噢,是的,我想做这件事。”这行不通,现在竞争多激烈啊。漫威、DC漫画,我们已经有很多超级英雄了。这部电影的投资差不多2亿美金,压力很大。10年前我就开始了,但是很慢,我是先从角色设计开始的。我在2000年中的时候挑选了10个设计师,然后让他们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工作了2年。他们没看过剧本,只和我联系,一年的时间里每周一次跟我通过Skype联系。因为我不希望他们的创造力受到限制。我希望他们能拿出最奇特的东西。我收到了6000副手稿,然后我才开始自己的拼图游戏,开始设想我的两个角色,因为你不可能光用这一对情侣拍出一部电影来。这是一对不同寻常的情侣和英雄。他们显然不是施瓦辛格那种类型的英雄,而是不同的,有点更加欧洲的感觉,更加脆弱和不同。有时侯男主角可能有点被宠坏了或者有点自以为是,但是我真的很喜欢这一点,我很喜欢这个角色的这种特质。而她是比较接地气的。我需要这样的一个人,大多数情侣都是这样的,不是么?女人是掌握实权的,然而我们男人假装我们才是。我很想做出这种感觉,太空中一个难以置信的惊人故事中这种真正情侣间的小故事。所以虽然是在一个虚构的环境里,但有一些东西却很真实。我想同一个故事中同时加入糖和盐,这挺难的。我花了很长很长很长的时间写剧本。每天都是辛苦的工作,一点一点的。只有这样你才能赢,才能在结束时收获一件更像艺术品的东西,而不仅是我的又一部电影而已。纯手工制造,真的,倾注了心血。

    Valerian-Review-1024x682 

    问:特技部分很激烈么?是不是像两人一起跳芭蕾?
    戴恩·德哈恩:是的,很开心。我觉得卡拉肯定比我更喜欢。
    卡拉·迪瓦伊:是啊我很喜欢那些特技。真的。
    戴恩·德哈恩:我们吊完威亚她会说,“要不我们再做一遍吧。”我会说,“嗯,我觉得挺好的,我觉得我们已经做的不错了。”很有意思。
    卡拉·迪瓦伊:你太谦虚了,因为你会说,“没事,我已经做过好几次了。”他会拾起那些双刃剑然后挥舞一番,差不多还一边打着瞌睡。我通常是,“好吧戴恩。我可不想惹你。”
    戴恩·德哈恩:但确实像你说的,有时候就像芭蕾舞。有一个序列是我在一个蓝背景的房间里,摄像机挂在电缆上,就好像你在看足球比赛什么的那样。大概有30秒的镜头我只是跑,几乎跑过了一个障碍跑场地。我完全不知道最后呈现的结果会是什么样的。我在梯子上跳上跑下磕磕绊绊,都是类似这种事情。很累,但也很有意思。拍这部电影对身体是一种挑战,这点我其实还蛮喜欢的,我每天都进行训练,确保能满足角色的要求。过程很有趣。
    卡拉·迪瓦伊:对我来说,就像戴恩刚才说的,我非常喜欢特技。在电影里可以学到的一切,无论是击剑也好,还是不用枪而是用其他一种需要我去学习的新技巧和尝试,我差不多总是第一个说好的那个人,然后一头扎进去。就像戴恩说的,重要的是要真正感觉我们俩就是有潜力拯救世界或者拯救宇宙的两个人。因此,很显然,从身体条件角度,我们要竭尽全力做到最好。每一个我们合作的人,特技协调员,每一个人都很赞。我真的愿意一直做下去。因为太有意思了。
    吕克·贝松:我为他们感到骄傲,因为他们每天早晨都去健身1个小时。在片场他们的午餐用一个小塑料饭盒装着。他们两个穿着宇航服,就在现场吃那么一点,你们很勇敢。非常感谢你们。
    戴恩·德哈恩:是两个小时健身,两小时啦。
    卡拉·迪瓦伊:然后吕克坐在桌子边上吃他可口的法棍面包。迷人的面包和芝士,我和戴恩就坐在旁边。在巴黎拍摄是个难得的机会,吃得也很棒。可当你不得不只吃一块鱼加点蔬菜的时候,对食物说不真的好难。

     Luc-Besson-Valerian-and-the-City-of-a-Thousand-Planets-interview

    问:为什么在《星际穿越》中展现多样性很重要,就像你在《第五元素》中做的那样?
    吕克·贝松:我觉得每次当我自己变得太严肃的时候,我都要开个玩笑。我无法做一个芝士汉堡电影,然后什么都没有留下来。我对这个不感兴趣。我需要一些份量。我需要聊一聊那些在影片一开始就被摧毁的人们。没有人负责。只是一个失误,但是谁来买单呢,社会不想来买单。这就是我们今天的现状。如果这些人说,“我们可以原谅,但怎么可能忘记呢?6百万人灭绝了,我们的星球消失了。你们会为此做些什么呢?”那样的话没人会愿意看。如果我做成这么严肃的影片,它会变得非常压抑,然后没人想看。所以我喜欢带着笑容谈论所有这些,生态、移民所有这些问题,同时能有一些乐趣。说到底,你看完电影后会说,“我们很享受其中,真好”但有还一些东西留下来了让你回味。特别是对孩子来说。我跟你说个故事,很久以前我做过一部电影叫做《亚瑟和他的迷你王国》。是为孩子拍的,一部动画片,主要是讲生态的。一个朋友打电话给我说道,“太感谢你了。现在我的孩子们不会再踩踏小草了,我们家房子周围墙上的草。”我说,“是的!”因为孩子就像海绵。电影里的所有问题,即使不是主要问题,观看电影的孩子们会思考,蕾哈娜作为一个移民,在孩子们看来某种程度上就像个奴隶。我喜欢这点。我喜欢这样跟孩子们对话。如果你直接跟他们说,“移民怎么怎么样,”不会奏效的。也许这种方式,我们能够提高一点年轻人的意识。这也是为什么我喜欢这种方式。

     valerian_cara_delevingne

    问:拍摄市场那场戏花了多长时间?
    戴恩·德哈恩:我想有2个月,对吗?
    吕克·贝松:是的,7个星期。
    戴恩·德哈恩:吕克做预览参考视频的方式我在别人那里从来没见过。他基本上是用巴黎本地的演员。
    吕克·贝松:学校的学生。
    戴恩·德哈恩:这个序列是他一个镜头一个镜头让学生们先预演出来的,几乎没有任何特效,只是为了向我们解释这个序列要如何表现。在这之前,他反复不断的给我解释,可我就是无法完全理解。就好像是,好,现在你穿上这个,然后你在那,然后你不在那,然后这个、那个。这个序列解释起来太复杂了,但是一旦你看到了,概念就变得鲜明了。那个序列我真的是要完全依靠那些预览参考视频。

    卡拉·迪瓦伊:视效太神奇了,让人目瞪口呆,非常震撼,但去掉这些就容易理解本质。当现场只有些盒子或那些临时的道具的时候,当现场被简化以后,你会意识到视效其实会干扰你的表演,谁在哪里来着?所以没有这个干扰更好,当然这也是为什么之后加上视效会这么神奇。
    吕克·贝松:事实上我和所有特效人员和所有剧组人员一起开了个会解释大市场这场戏。这解释花了2个小时。结束时我看到所有人的脸上都是这个表情。看得出来谁都没听懂。没有一个人。因此我才决定用电影学院的学生们,一共60人。我们将600个故事板摆在墙上。租了3周工作室拍了所有的场景。电影有3个版本:沙漠版本,我们这些游客,我们看到的是沙漠版本。头盔版本,你从头盔里看到的景象。然后是商人版本,也就是从其他的纬度看着我们的外星人。我们完成的剪辑,第一个版本有点偏黄,第二个偏蓝,第三个偏红。因此当你看预片的时候,是黄、蓝、红、红、黄、蓝、黄、红、蓝,因此你知道哪个是坏人。最后,2个月以后,所有人都说,“我现在明白了。”。

    戴恩·德哈恩:不是所有人【笑】

    吕克·贝松:是的,当你有美国人、法国人、日本人、中国人等等…很多不同的人的时候。

    101828.82578025_1000X1000

正在浏览 1 个帖子-第 (共 1 个)

抱歉,回复评论必需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