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坛 雷神3:诸神黄昏 《雷神3》主创团队精彩采访

该话题包含 0 回复,有 1 参与,并且由 蛋花汤的头像 蛋花汤2 月, 1 周 前 最后一次更新。

正在浏览 1 个帖子-第 (共 1 个)
  • 作者
    帖子
  • #4507 评分: 0

    撰稿:Fred Topel

    p1031697

    雷神(克里斯·海姆斯沃斯)回来了。在与复仇者联盟一起经历了一轮冒险之后,雷神又在《雷神3:诸神黄昏》中经历了他的专属系列中最大的冒险。但这次也不是完全专属他一人,他的兄弟洛基(汤姆·希德勒斯顿)仍然在不断制造麻烦。而死亡女神海拉(凯特·布兰切特)还把雷神扔到了萨卡尔星球上。
    在萨卡尔星球的日子可不好过。宇宙大神(杰夫·戈德布勒姆)逼迫雷神与绿巨人(马克·鲁法格)进行了一场角斗。女武神瓦尔基里(泰莎·汤普森)也有不少打斗场面。新西兰导演塔依加·维迪带领众神共同呈现了《雷神3:诸神黄昏》。梦想蛋出席了主创在洛杉矶召开的新闻发布会。

     

    Q:是什么让这部雷神与前作不同?
    克里斯·海姆斯沃斯:导演塔依加·维迪提。我们都有一个愿景和想法,或者说是想与前面几部区别开,赋予它不同。这意味着要去掉我们所熟悉的元素去重新创造。所有这一切都来自他那个神奇的大脑,他的灵感每天都在片场推动我们,不断鼓励我们去即兴发挥,进行探索和冒险。这部电影的拍摄是我最享受的过程之一,整个团队、合作过程和经历的乐趣都让我感到特别自豪。
    凯特·布兰切特:我们爱你,克里斯。

     p1031698

    Q:你是怎么把你做独立电影的感觉融入到一部漫威大制作的?
    塔依加·维迪提:当他们第一次找我谈这部电影的时候,我觉得漫威肯定是疯掉了,他们可能只想随便找个人。我加入了这个项目。我想我知道自己的优势是对基调、人物和关系的塑造。我必须得忽视这个大怪兽一般的规模。这是一部非常、非常大的制作。你在片场一扭头就可以看到300个人站在那里,这很容易让人分心。我不得不时刻提醒自己,荧幕那个方框里面的内容才是最重要的。那通常也就是两三个人在那里念台词。电影的规模再大也是这样。我只需要专注于我善于做的,也就是专注于镜头前面发生的一切就好。

     p1031699

    Q:每个镜头都有点重金属的感觉。
    塔依加·维迪提:绝对的。

     

    Q:你的考虑过程是什么,漫威对你的想法作何反应?
    塔依加·维迪提:不得不说,他们从一开始就非常地支持我。他们支持我的想法。如果你看看电影中的所有元素,其实很疯狂。如果你要跟人描述这部电影里的那些角色,绝对不要错过那些颜色和怪诞弯曲的设计。这是一个夸张的概念,没法折中。要不都要,要不都不要。

     p1031700

    Q:阿斯加德女战士希芙去哪了?
    塔依加·维迪提:希芙目前在纽约拍摄电视剧。她很忙。

     

    Q:马克,你有兴趣做一个绿巨人专属电影吗?如果有可能,你觉得角色的哪些特点最有意思最值得挖掘?
    马克·鲁法格:我当然乐意做一个绿巨人电影,我想大家都愿意。大概一年前,那时我还没接到这个角色,我们就在谈论这事了。凯文叫我过去参加一个脚本会议。他让我坐下来,说:“如果为你拍一部单独的绿巨人电影,你想怎么拍?”我说,“我想这样、这样、这样,然后这样、这样,再然后这样、这样和这样,最后这样。”他说,“我很喜欢。我们接下来的三部电影就这样拍吧,从《雷神3》开始,在《复仇者联盟3》和《复仇者联盟4》里展开。”所以那就是我的独立绿巨人电影。塔依加将拍摄这三部电影,然后混剪成一部电影。发行DVD,塔依加和我可以拥有版权。(笑)

     p1031701

    Q:泰莎,你扮演漫画中的原本一个白人角色、把她演活,你有压力么?
    泰莎·汤普森:没有,对这一点我没有什么特别的压力。关于女武神,我更关注的是体重和身高。比如说我觉得自己不够高、不够壮。这个角色设定应该是和雷神一样强壮的。那么我站在克里斯·海姆斯沃思的身边,怎么才能让人信服?所以我没有想太多。符合北欧神话,神秘,充满幻想和光荣,但同时也很混乱,有时候并不是太合理。我记得有人在网上说,“泰莎·汤普森扮演瓦尔基里意味着白人种族灭绝”,这种说法跟北欧神话一样让人难以理解。对我扮演的任何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角色,我要做的是捕捉这个角色的精神。我觉得我们所有人的精神,可能听起来有点老套,与肤色几乎没有一点关系。所以对此我没有太当回事。

     p1031702

    Q:杰夫,你曾出演过许多经典电影,进入漫威宇宙有什么感觉?
    杰夫·高布伦:非常、非常棒。我喜欢这个角色,以及这个角色所带来的机遇。加入这样一个群体,有这样的一个剧组,简直是梦想成真。与塔依加会面是我第一次接触这部电影。我们开了一个会,一拍即合。他说我们要做的就是即兴和享受过程。然后,让(制片人)凯文·费奇、路易斯·斯波西托、维多利亚·阿隆索和布拉德·温德鲍姆,以及整个上层创意领导们一起来做一个独特的东西。他们知道如何制作史诗级巨制和流行电影,但他们也想做出好电影。而且他们知道如何能做到这一点并且做到与众不同。对我来说,这是一个融表演、研讨、角色塑造、即兴创作于一体的愉快经历,并且以这种方式制作出一部电影,我很感激,极其感激。

     p1031703

    Q:片场有没有一些良性竞争?
    凯特·布兰切特:很多。
    克里斯·海姆斯沃斯:所以我们不愿意彼此坐在一起。
    凯特·布兰切特:马克总是坐在中间。
    马克·鲁法格:我快受不了了。
    克里斯·海姆斯沃斯:我指的是新西兰和澳大利亚间的竞争。
    塔依加·维迪提:呃,几千年来,我们两国之间的竞争一直非常激烈。
    克里斯·海姆斯沃斯:虽然我的国家只有几百年的历史。但竞争确实在那之前就开始了。
    塔依加·维迪提:除了制作大片的经验之外,我喜欢的其实是,我们这样做的真正原因是为了弥合两国之间的嫌隙,促进某种亲近关系与和平,因为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之间的战争也该结束了。
    克里斯·海姆斯沃斯:嗯这战争已然结束并且我们一直彼此相爱,是真的。
    马克·鲁法格:我把他们凝聚到了一起。

     p1031723

    Q:凯特,你是这部电影里的大反派。和克里斯打斗的感觉如何?
    凯特·布兰切特:我还没打够。我希望还能多打一点。但是没有了,对我来说过程非常愉快。除了能够与大家一起工作以外,这个显而易见,对我而言,能够在中年努力健身并让自己套进紧身衣里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我跟着克里斯的教练卢克·佐奇每天锻炼20分钟。听起来好像没什么,但是天啊,强度太大了。佐伊·贝尔,我很幸运有她做我的特技替身,虽然她完全可以是一个杰出的演员和导演。刚开始的时候,我得变出这些武器,我得把武器从手里甩出来,可每次甩的时候我都能看出塔依加的失望。每次说完“哈”我就得闭嘴,因为我会发音太长。最后佐伊建议我在手里放一些糖果,至少我有东西可以仍,真的管用。佐伊在很多这样的事上帮了我。她是一个很棒的动作指导,只用了五分钟我就从羞愧难当变成兴高采烈。
    塔依加·维迪提:多亏奥斯卡没有甩东西这个奖项。

     p1031722

    Q:有没有扮演过《李尔王》里的贡纳梨?可以说海拉是一个与她类似的角色么?
    凯特·布兰切特:这是一个很好的比较。这个角色没有让我想到莎士比亚,但是从这个角度切入也不错,当然只是从语言诗意的角度;这部电影的语言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文字上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背离,而且正如杰夫所指出来的那样,到底有多少即兴成分。“蠢货”没有出现(在电影里)真的让我失望。塔依加会经常甩给我们一些台词,有一天在片场,我的台词是:“我是死亡女神。你是什么神来着?”克里斯答道:“我是…!” 塔依加接到:“蠢货之神”,这个真应该被剪到电影里。所以说用的语言是非常不同的,但我主要在两件事上下功夫。一是还原漫画中海拉的非凡形象。二是我加入了粉丝群,因为那里有很多海拉爱好者在线演示海拉妆容。当我们考虑海拉的视觉效果时,我就去看她们。所以我想,我是从视觉开始的,而不是文字。

     p1031706

    Q:绿巨人在这部电影中比以往讲的话都多。听到他的对话是什么感觉?几乎有点童真。
    克里斯·海姆斯沃斯:我非常喜欢。这是我最喜欢的绿巨人版本,因为我们能够一起表演。前几部电影里我们只会在荧幕上打来打去。而这一次,我们可以即兴发挥,创造了以前从没有过的一种化学反应,树立了绿巨人的新版本,比他以前的版本都健谈。甚至还有空间体现出角色更多的幽默和趣味,我觉得很棒。我特别喜欢。
    马克·鲁法格:我也是。
    塔依加·维迪提:当我第一次和马克谈这部电影的时候,我说:“这就是宇宙版的《长指甲和我》,你和克里斯想要离开这个星球。”是这个把我们连在一起。我们无意中度了一次假。还有电影里我最喜欢的是你们争论后在床上和好的那场戏。这根本不应该出现,但它确实出现了,而且效果很好。我从哪里来,或者说我们每个人从哪里来,这个问题是我觉得会让这部电影接地气的地方,因为观众会想“这就对了,超级英雄吵完架也是要和解的。他们也得去洗碗。”这就是我喜欢这部电影能带给我的机会,去表现这些疯狂的大角色的另一面。

     p1031707

    Q:汤姆,洛基有一天会改变吗?
    汤姆·希德勒斯顿:我确实问过塔依加我是不是也可以理个发,但他的回答是一句简短的“不行”。很有趣。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部电影是关于,我应该不会透露任何剧情,雷神和洛基两兄弟的关系的发展。雷神成长了,变得成熟了。而洛基在某种程度上还困在与过去的挣扎中。这是洛基在这部电影里的挑战。他必须要面对时间的流逝和人们的变化。我不知道。让我们拭目以待。有成长的空间,我还在这里。让我们看看他会怎么发展。我不会剧透。

     

    Q:电影里有复活节彩蛋吗?
    塔依加·维迪提:垃圾堆里有一个复活节彩蛋,是一个真正的蛋。全景镜头里一个非常微小的巧克力蛋。

     

    Q:在片场你们听什么音乐?
    凯特·布兰切特:Yo Gabba Gabba。
    塔依加·维迪提:《不要咬你的朋友》(Don’t Bite Your Friends)。
    凯特·布兰切特:是我进入阿斯嘉德时的音乐。
    塔依加·维迪提:Yo Gabba Gabba的《不要咬你的朋友》(Don’t Bite Your Friends)。
    凯特·布兰切特:我的主题曲。
    塔依加·维迪提:这首歌的内容是教育儿童不要去咬别的儿童。不要咬你的朋友。传递一个简单的讯息。
    凯特·布兰切特:你永远不知道什么会激发一个演员。
    塔依加·维迪提:不要咬其他演员。

     p1031708

    Q:制作这部电影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塔依加·维迪提:其实主要是午餐到底要吃什么。选择太多。实际上它可以创造性地保持你的精力。我的拍摄很短。我喜欢超快地工作。所有镜头大约25到30天拍完。到了第30天,我差不多就是,“没有更多的想法了。就这样了。”可还有55天。所以我不得不做一些冥想、尝试和放松,仅仅是为了让我的创造力能撑过整个摄制过程。巨大的压力或疲惫真的会影响你,但你不会意识到,等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腿都已经麻了。
    凯特·布兰切特:还有后来的网络直播。
    塔依加·维迪提:是的。我最喜欢的是拍摄,我喜欢呆在片场,与大家一起有说有笑,充满创造力。可事实是,你被困在一个黑暗的房间里,一个人用将近一年的时间理顺所有事情。所以这是一个新的精疲力尽之旅。然后胳膊也开始麻了。不过一切都回来了,所有的感官都回来了。

     p1031724

    Q:杰夫在这部电影里有做音乐么?
    汤姆·希德勒斯顿:是的。不在原声碟里,抱歉。在片场。我记得他在片场用键盘演奏的音乐。放在原声碟里了么?我也不清楚。
    塔依加·维迪提:我们后来换掉了。当时排演那场戏的时候演奏的都是爵士乐。马克·马瑟斯鲍夫,非常有幸他能为我们创作音乐。我在为萨卡尔星寻找音乐,你谈到翻唱重金属专辑什么的。而且试着深入研究让·米歇尔的爵士,和威尼斯海滩上那些人用喷漆作画金字塔啊、17个月亮之类的那种音乐。非常好的幻想音乐,带电音合成器和琶音节奏。马克很了不起。他加入进来后按他的方式做音乐。那场戏我们用了很多音乐。也采用了很多来自另一位尼日利亚艺术家威廉·奥尼亚博尔的东西,他是一位流行放克艺术家。我们演奏了他的音乐,在所有场景里用了大概有50次。目的是要有一个非常不拘一格的声音和节奏什么的。如果杰夫在钢琴边上,他会在整个场景里一直演奏。不过我们没用你的。
    杰夫·高布伦:但我唱了。你让我唱歌来着,那个录进去了。

正在浏览 1 个帖子-第 (共 1 个)

抱歉,回复评论必需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