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坛 正义联盟 电影《正义联盟》全剖析

该话题包含 0 回复,有 1 参与,并且由 蛋花汤的头像 蛋花汤1 月, 3 周 前 最后一次更新。

正在浏览 1 个帖子-第 (共 1 个)
  • 作者
    帖子
  • #4536 评分: 0

    票房点评

    撰稿:孙暘

    大家期待已久的DC大作《正义联盟》终于在上周全球公映了。可惜的是北美首周三天票房仅拿下9400万美元,创DC电影宇宙最低开画成绩,让许多人大呼失望。“《正义联盟》为何票房失利?” 这个问题,本君也有些自己的意见。首先我们来看一下数据,DC电影宇宙5部电影的北美开画成绩,《超人:钢铁之躯》:1.03亿美元、《蝙蝠侠大战超人》:1.66亿美元、《自杀小队》:1.35亿美元、《神奇女侠》:1.06亿美元、《正义联盟》:9400万美元。《正义联盟》可谓是DC有史以来英雄出现最多的电影,对标的影片就是漫威的《复仇者联盟》。相较之下,《复仇者联盟》北美首周票房为2.07亿美元。怎么会相差这么多?

    应该说很大一个问题在于《正义联盟》的五位超级英雄中,海王、闪电侠、钢骨都是“新人“,还没有自己的单独电影,之前DC宇宙中有过单独电影的角色只有神奇女侠和超人,那么这种陌生感使《正义联盟》流失了一部分观众。而华纳在宣传《正义联盟》时一直对超人的戏份隐藏不谈,也导致了一部分观众甚至不知道超人会在这部电影中出现。

    另一点影响北美票房的就是口碑啦。DC电影宇宙前几部作品在美国的口碑也不是太好(基本上只有《神奇女侠》算口碑不错)。这让观众对《正义联盟》的品质感到忧虑(至少本君是这样想的),所以在决定是否观看《正义联盟》时观众会更加谨慎,或许想等等看口碑如何,结果自然可想而知。来看一下数据,烂番茄(Rotten Tomatoes)评分《超人:钢铁之躯》:55%、《蝙蝠侠大战超人》:27%、《自杀小队》:26%、《神奇女侠》:92%、《正义联盟》: 41%。

    首周表现不好,是否就意味着给《正义联盟》判死刑了吗?我们还是不要仓促做出判断,华纳也在密切关注着该片的次周表现。因为本周是感恩节周末,说不定能力挽狂澜,为DC宇宙的未来电影铺路。可以确定的是,《神奇女侠2》的上映指日可待了, OH YAY~

     

    幕后采访

    你能想象蝙蝠侠、神奇女侠、闪电侠、海王和钢骨都在一部电影里么?《正义联盟》基于DC漫画,讲述了一个各路超级英雄团结一致共同打击邪恶力量的故事。这部真人版电影终于被拍成了。

    本·阿弗莱克、盖尔·加朵、埃兹拉·米勒、杰森·莫玛和雷·费舍在《正义联盟》正式上映之前举行了记者会。扮演超人的亨利·卡维尔也出席了记者会,但因为他在《蝙蝠侠大战超人》中去世了,所以他对自己在《正义联盟》中的戏说得不多。话说超人在漫画书里也已经去世几十年了,那又怎么样?超人漫画还不是继续出版发行。《正义联盟》于11月17日全球公映。

     

    问答

    Q

    超级英雄们聚在一起拍摄是什么情景?

    杰森·莫玛:我算个大孩子,我很喜欢走到蝙蝠侠身边扯他的斗篷。我甚至觉得有点不现实,自己能在这群人身边扮演这个角色。等你看到电影里我们一群人出现在那里你也会有这种感觉。

    本·阿弗莱克:我每次都要问,“谁TM在不停拉着我的斗篷?”

    盖尔·加朵:我同意“超现实”这个词。我还记得来我到片场,看到所有人都穿着他们的戏服,我就在一边看。然后我自己就笑了。确实有超现实和疯狂的感觉。

    本·阿弗莱克:在这种有很多特效和绿幕的电影里,你必须运用大量想象力。有这些穿着戏服的出色演员在身边的感觉真是太好了,看起来很酷而且有鼓舞人心的力量。这让绿幕感觉没有那么奇怪了。

    埃兹拉·米勒:拍摄那天大家的反应都是,“哇塞,我穿这件戏服简直帅呆了。”开个玩笑。(拍摄是个)特别欢乐、令人惊叹的体验。我本身也是一个超级漫画迷,所以当大家都聚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恍若在早期正义联盟漫画中,因为这故事包括了很多原著的漫画人物。除了钢骨之外,那时候他还没有被发明出来,每个人都来自原著的正义联盟。包括超人,我们也希望他能出现在这部电影里。简直太好了。

    雷·费舍:扎克(施耐德)看素材的时候,我站在他身后看了很多拍摄镜头,看着每个人穿着各自的戏服演戏。有一个镜头是所有人都在一起。镜头一直在平移、平移、平移、平移,一切都好极了。然后突然镜头对准了我,我心想:“哦等一下,我没穿戏服,大概他们会在后期里帮我穿上的,明白。”不可思议的体验,超现实。

    利·卡维尔:我有去片场探班,不过因为我不在电影里,所以能看到大家都穿着戏服出现在一起我觉得很幸运。从我第一次踏上这个旅程到现在已经六年了。《钢铁之躯》期间我从来没想过会和其他这些超级英雄们坐在一起。他们在戏里戏外都是超级英雄,我觉得能坐在这里非常荣幸。谢谢你们。

    Q

    谁是第一个开始自拍的?

    亨利·卡维尔:不是我。

    本·阿弗莱克:他们不让我们自拍。保密工作非常严格。手机不能带进去。自拍是不行的。

    埃兹拉·米勒:如果你想自拍,会有人来干涉的。

    雷·费舍:可以在蝙蝠洞里偷偷拍一个。那里感觉太酷了。

    亨利·卡维尔:而且反正只有蝙蝠侠的衣服有口袋。

    埃兹拉·米勒:不过我确实从蝙蝠洞里偷了点东西。我现在坦白告诉大家。杰森也偷了。

    杰森·莫玛:是的,谁让我是天生神偷呢。

    埃兹拉·米勒:只是一点小东西。

    Q

    你们拿了什么?

    杰森·莫玛:那些带小红帽儿的子弹。

    埃兹拉·米勒:蝙蝠侠子弹!

    杰森·莫玛:是的,蝙蝠侠子弹。我给我儿子偷的。

    Q

    钢骨是唯一一个把超能力看作诅咒的人。你是如何表现他的在电影里的转变的?

    雷·费舍:从很多方面来讲,钢骨是超级不情愿加入这个团队的,因为他的意外所造成的心理创伤,以及他不能像其他队员那样过正常人生活的事实。他不能脱掉外衣用一个普通人身份走在人群里。他既是维克多·斯通也是随时在线的钢骨。所以平衡自身的这种双重身份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过程。好在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来谈论这个角色,扎克把克里斯·特里奥和我召集到一起。我们从讨论概念开始,比如对整个电影的想法以及他们对未来发展的计划等。我有很多的时间准备。从一开始构思到电影结束大约历时三年,这绝对是必要的,因为这个角色非常深刻。我想电影的意图是去展现他最终能够把消极的想法放在一边,并正确看待自己的能力。能够再次成为一个团队的一员,就像他曾经是美式足球队的一员那样。我希望能与影迷产生共鸣。

    Q

    乔斯·韦登和扎克·斯奈德的执导风格有什么不同?

    本·阿弗莱克:我可以回答这个问题。这部电影基因上来说是扎克的风格,是他设计和拍摄了电影。我觉得不是真正从事电影工作的人可能不太了解准备电影的前期工作有多重要。拉剧组、建场景、写故事。这艘船实质上在前期工作阶段就在航行了。作为一名导演,你能控制10%到15%左右。所以我们其实是乘着扎克的船在航行。值得庆幸的是,当扎克不得不离开的时候,我们很幸运地找到了一个杰出的人接手,特别是针对这个电影类型。他施展了魔法完成了这部电影。至少对我来说,我觉得当你看到一个场景的时候,你分不出哪个是乔斯的,哪个是扎克的。他们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而一起努力。我感觉乔斯在接手之前是与扎克讨论过并按照讨论过的内容继续拍下去的。

    Q

    杰森,你在《正义联盟》里的角色是如何为海王的独立电影做铺垫的?

    杰森·莫玛:这些都是扎克的想法。如果不是他,海王就不会出现在这里。我第一次走进他办公室的时候,他就向我描绘了他的构想。大家在一年之内就会了解海王的故事了,他来自哪里,他母亲身上发生了什么,他的父亲怎么了,他在这个世界上是如何被对待的,他为什么会对自己的能力感到茫然等等。他有时救得了人,有时救不了。他凡人的一面不知道如何应对这些事情,所以他把这些情绪掩藏起来,所以这个人物很有深度很复杂。我想,一旦确实要单独为这个角色拍摄一部电影,你会看到他如何勇于承担责任、帮助世界并最终成(海洋的)王者。所以在这部电影里,他是海王,他是亚瑟·库瑞,但他还没有得到三叉戟。接下来会有的,但要耐心等等。

    Q

    你们一起做了哪些团队建设工作?

    雷·费舍:印度十字棋。开玩笑啦,其实很大部分是我们在拍戏间隙在一起的时间。大家都在那里。跟这些人在一起,不同的能量场,不同的喜感,我觉得这是一种相当有机的团队建设方式。

    盖尔·加朵:不得不提一下扎克,他很了不起,他对选角颇有用心,他知道如何能让每一个人表现出他们的角色以及如何让所有人在一起协调工作。这让拍摄变得超级容易和自然。完全不需要跟心理医生促膝长谈。相反,非常地轻松和有趣。

    杰森·莫玛:还有就是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呆在片场。这是我第一次留在片场。我有严重的多动症,坐不下来,必须得做点什么,所以我总是会回到我的化妆车里。但我们是住在我们的帐篷里的。

    盖尔·加朵:我们有一个乐队。他(杰森)和埃兹拉是鼓手。我们会一起唱歌。本会模仿蝙蝠侠的声音。超给力。

    本·阿弗莱克:[用蝙蝠侠的声音] “铃铛响的时光是一个好时光”(圣诞歌曲)。

    Q

    为什么在2017年“身处于一个分裂的世界”这样的信息显得如此重要?

    盖尔·加朵:在现实世界里我们不用对抗怪物。没有外星人攻击。却是我们人类自己在制造问题。如果我们人类能以某种方式凝聚在一起、和平相处、友爱互助并努力让世界变得更美好,那会是件多么美妙的事情。虽然这是一个俗套的回答,但确实是我发自内心的想法。

    雷·费舍:而且这些拥有如此强大能力的人,他们完全可能朝另一个方向发展,朝消极的方向发展,因此看到这些拥有影响力的人能够行善对我们来说是很重要的。希望能激励其他有影响力的人也可以这样做。

    Q

    布鲁斯已经改变了自己对高高在上的神的看法,那么他这一路将怎样应对这些神一样的人物呢?

    本·阿弗莱克:你提出一个有趣的观点,那就是蝙蝠侠本身并不一定是反社会的,而是拥有过多隐私的孤独者。在这部电影中,他不仅要与人合作,而且还要把大家召集到一起,说服他们加入,并试图和神奇女侠一起发挥某种凝聚力作用让大家能够齐心合力。这样的角色让我觉得特别有意思。它也让这个角色更贴近《正义联盟》漫画里的传统版本的蝙蝠侠,他在《正义联盟》里的角色与我们在《蝙蝠侠大战超人》中看到的那个非典型版本不同,那个版本里他被愤怒蒙蔽了双眼,想要打倒超人。所以这对我来说是个奇特的历程。我会冷嘲热讽。我还会取笑以斯拉,他太搞笑了,所以布鲁斯总是处在要爆怒的边缘。能这样显示人物的不同面真的很有意思。

    亨利·卡维尔:这部电影我最喜欢的部分就是看团队角色之间的互动,因为超级英雄是人类心灵的反映,也是人类情感的化身,只不过更加宏大。所以人们观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总会与其中的某个人物产生一定的共鸣。所有观看这部电影的人都能认识到人物之间的差异和相似之处。我认为这些人在影片中无论是在展现互动的时刻和还是在缺乏互动的时刻都做得非常成功。最终,所有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却并不知道该怎么实现。这一点我觉得很多观众会有亲身经历。大家做得非常好,完成得非常出色。

    埃兹拉·米勒:亨利在梦里的那场戏演得不错,演尸体也演得不错。

    亨利·卡维尔:谢谢。

    本·阿弗莱克:如果超人在上一部电影里就留着这么有情致的小胡子,我想他应该会赢得更快。

    Q

    你们希望当观众看到《正义联盟》时是什么样的感受?

    杰森·莫玛:《正义联盟》是一个美丽神奇的故事。我希望他们回去后能叫上更多的人一起观看。

    盖尔·加朵:我希望他们能喜欢这部电影,觉得它有趣。我希望他们期待看到《正义联盟2》,这样的话我们就能发掘更多故事。

    本·阿弗莱克:我也希望人们能够开心,享受观影过程,并且跟我们一样享受与队员们共处的时光。 

    埃兹拉·米勒:当你看到一部真正喜欢的电影,你会感到兴奋,会有那种感觉挥之不去,无法入睡的感觉。我希望有些人能从这部电影获得这种体会。只要他们能够感受到一些我们在制作这部电影时的那种兴奋和激动,我们就算成功了。

    雷·费舍:我真诚地希望当电影散场后,大家能向我们一样,真心感受自己成为了比我们任何人都要宏大的事物的一部分。我希望人们有一种满足感。我自己从小就梦想能够看到这样的电影。不要误会,能参与其中我感到非常地荣幸,但我希望观众们能感受到和我小时候观看迈克尔·基顿和所有其他系列动画片和电影时的那种感觉。

    亨利·卡维尔:首先,我希望大家的观影过程开心愉快。而更重要的是我希望大家能受到启发,带着希望离开。

正在浏览 1 个帖子-第 (共 1 个)

抱歉,回复评论必需登录。